切换到宽版
  • 218阅读
  • 0回复

被施暴致死女副区长家属:“整个家庭都被拖住了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仇乔擅
 

市辖区卫浴厂家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:你们所了解的林雪川是个什么样的人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波:他以前在广东,后来打工学了点手艺,办了加工厂,做毛料生意。前几年的时候回老家,跟别人合伙做矿泉水。他认识一些人,把自己包装成成功人士。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对林雪川没做深入的了解,后来才慢慢知道他以前那些事。知道他和姐姐交往,家里人都反对,看他样子就像不干好事的,觉得他跟姐姐不般配。2015年的时候姐姐就准备分手,一直没分脱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:你们曾经对黎永兰所遭受的家暴是否有所了解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波:就是一直不知道,关键是姐姐一直不说,如果早知道林雪川有暴力倾向的话,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,不可能让他打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:出事之后,对你们家产生了什么影响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波:整个家庭都被这个事情拖住了,姐姐以前离过婚,再出这个事情,对孩子的影响很大。父母的身体本身就不好,有高血压和心脏病,母亲还有癌症,这个事情之后,又消瘦了不少,精神面貌也很差。我们两兄弟自从这个事情之后,也是耗了一年时间,每次都是从成都回来处理,做生意也是断断续续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:你们怎么看待这次判决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波:按照我们了解的情况,比如根据那些证人证言,在我们看来林雪川是故意要弄死我姐。在出事之前的一年时间,两个人的感情相当不好,林雪川放话出来分手就要弄死你。按照法律相关规定,林雪川是不是构成故意杀人?现在给他判的故意伤害,我觉得是不是不合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:你们想得到什么样的结果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黎波:如果是故意杀人的话,故意杀人该判什么样的罪呢?而且这个附带的民事赔偿是赔偿家属34000多块。现在丧葬费用这么贵,光墓地就要一大笔。还有为了处理这些事情,亲朋好友从成都赶回来也花费很多,光我个人就垫了两三万块。我们希望能够得到更加公平合理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京报记者 倪兆中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